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西有为创作室

文学 政治 经济 正义 善良 大爱---网易名博

 
 
 

日志

 
 

《橄榄梦》诗刊第一期诗歌评论,赏析文章初选稿汇编  

2008-09-09 00:13:40|  分类: 第一期初选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淡淡的忧伤

------谈谈古情雨《想念家乡》

......文/景时冬

  写作是一种积累,一种情感的积累。

  人们在种种情感的压抑之下,便会产生倾诉的欲望。尽管我们的身边有可以倾诉心事的朋友,但是总不能让自己的心灵得到理想的安慰的。于是,我们便通过种种方式来发泄,以达到自己心情暂时畅快的目的。写作便是其中的一种。对于一篇文章来说,情感积累得越是深厚写出来的文章就越赋有浓烈的感情,越能够震撼读者的心灵。尤其是诗歌,对于这一点的要求是要更高一些的。

  情雨在写《想念家乡》的时候,应该说是正处在一种百感交集的状态之中。不论心理、情感、生活都是在挣扎着的。和情雨是在北京的一家杂志社相识的。虽然我们只相处了一个月但我们的友谊很深经常在一起聊天,互谈生活的辛苦。不过,这里我不想对他的生活作太多的叙述,还是直接看他的这首诗歌吧。

  诗的第一节表达了一种极为无奈、失落的感情。

  情雨在写这首诗时在北京,他的老家在四川;因受朋友之邀而来北京帮忙做事。没想到朋友想搞的东西没有搞成,自己也在其委婉的说词下离去,另求生活之路。短短半年的时间里情雨先后换了两个地方。后来生活总算得以安定。但是人之间的争权夺利,为金钱而疏远朋友的种种事情在情雨的心里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使得本来就很想回家的情雨更加想念家乡了。正如诗中的第二句所说:“我已好久没有回过家乡”,这样平平淡淡的诗句,却产生了非凡的效果,让人的心一下子就陷了进去。从诗的第一句更可以看出情雨人生中的四处奔波,以及被生活的逼迫而逐渐地向生活妥协,却又不忍心完全放弃理想的种种复杂心情。

  经过第一节的抒情,在一种难以躲避的忧伤中情雨很自然地想起了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今夜我就是你一个流浪的孩子/栖睡在别人灯红酒绿的城市。”短短三行字,不仅写得清楚,更重要的是给人一种独特的感受。一种凄凉的美感——在读文字的同时就悄悄飘进了心扉,让人不由得产生了种种的想象,和不能抛弃的怜悯之情。

  “城市里没有庄稼/城市里没有种植庄稼的土地/庄稼经历多少风雨/父亲就经历多少风雨”诗人是农村人,他热爱庄稼,热爱自己的父亲。后两句诗即是对父亲的赞歌,也是对所有像父亲一样的劳动人民的赞歌。而上两行诗,当然不是简单的悲叹,更为重要的是对城市里缺少像庄稼一样的劳动人民的惋惜。

  情感的流动顺着一定的逻辑直线攀登越发地激荡。但是诗人的情感却又被一种看得见的忧伤薄薄的围困着,不忍去撞破它。这却使感情恰到好处,让人怎么也无法脱离诗中淡淡的忧伤。

  承接上文诗人想到自己的父亲,更想到父亲的爱。同时,诗中揭示了人随着环境的变化会不断改变的具有现实意义的道理。

  最后一节诗人的感情,峰回路转,好似要平静下来,但是诗人的感情反而更加激昂,终于冲破了那淡淡的忧伤爆发了出来。

  诗歌是美的,一种凄凉的美。

  诗人是善良的,一种带有忧伤的善良。

  希望诗人能够像他所期望的那样早日回到自己的家乡。

附诗:
    想念家乡

作者/古情雨
我已好久没有写诗的渴望
我已好久没有回过家乡
走过许多梦想的路
也没走出思念的角落
说过许多醉酒的话
也没掩饰住内心的忧伤

今夜
我就是你一个流浪的孩子
栖睡在别人灯红酒绿的城市
城市里没有庄稼
城市里没有种植庄稼的土地

庄稼经历多少风雨
父亲就经历多少风雨
父亲种植的庄稼
季季象模象样
尽管我已长得不象庄稼人
但我也是父亲亲手培育的
一粒种子

我已好久没有写诗的渴望
我已好久没有回过家乡
顺着这场北方秋雨来的方向
顺着我一生一世不改的乡音
这北方的雨啊
它怎么就湿透了
我的目光
我的心房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