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西有为创作室

文学 政治 经济 正义 善良 大爱---网易名博

 
 
 

日志

 
 

【长篇小说】龙城猛将5  

2016-09-24 21:33: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章:六月六

听糟老头说,六月六是龙城最热闹的一天。

老子对热闹的理解自从到龙城之后变得麻木。

老子一直认为热闹应该是惹巴拉的专用名词。惹巴拉的热闹那才叫热闹。或许是湘鄂川黔最高的冲天楼在惹巴拉,或许是龙城周边最有威望的王在惹巴拉,或许是最美的山水在惹巴拉。

特别是六月六的这天,惹巴拉人人穿戴整洁,哪些用麻编织,用蜡染后的衣裤,配上银子打造的头簪,耳环,再穿上轻便的布鞋,男的英俊,潇洒,女的漂亮,大方。四面八方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杀猪宰羊,请来八部大神进行祭拜。将土司王的神位摆放着诸神中央,偌大的坝场处处流动着大年三十的味道。

但是,这节日的味道对于那些穷苦老百姓来讲,有点苦涩,有点酸甜。对于大户人家,官宦人家来讲,必须越浓越好。除了杀猪宰羊,和面出粉,还得炸油粑粑,炸酥肉,土豆片,红薯片。整个龙城被东南西北门以及西家折腾得香味四窜。尤其是西家。

老子一直不理解,这大热天的,热得世人都他娘的汗流浃背,可这糟老头依旧破大衣裹身,尽管是汗水开沟流,他依然紧裹大衣卷缩而眠。

他自己这样做不碍老子的事情。但是,他除了裹紧他自己,他还将老子的身子也紧裹在他的怀里,将老子的小脑袋留在外面大口口吐气。老子觉得整个龙城就是一片海,一片将老子淹没的海。尽管老子么有看见海是什么卵样子,老子从糟老头的嘴巴里面基本了解了海的样子。

不管糟老头是否真的去看过海,老子深信他说的话。除了信他说的,老子在龙城还有谁值得去相信呢?所以,老子就把这从小就体验到的滋味,受够了的滋味全部坐实于海的罪孽。

老子实在是被那些随风飘荡的味道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时候,老子就奋力张开四肢,意图挣脱糟老头如同铁环般的手臂,尽管老子知道这是徒劳。但是,老子受不住那些食物散发出钻心的诱惑。老子就扯起嗓子哭,喊,叫,一哩哇啦乱骂。一直搞得北门万詹灯火噼里啪啦瞬间照亮老子们的狗窝每一个角落。

“糟老头,你娘的要死啊,你睡死磕达?吵得老子睡不着。”

“狗日的贱东西,是不是老子给你稀饭吃多了?连个卵细娃子都营不好,你他娘的磕死。”

张家骂罢李家掘,王家吼过刘家喊。

“狗杂种,你再喊,再喊老子就提起你的鸡腿腿,扔到西家大院去。”

奇怪的是每当老子一听到这“扔到西家大院去”,老子就不再哭叫。尽管老子不知道这西家大院是什么卵样子,这些卵人为什么非要把老子扔到西家大院去?总之,老子一听到这西家大院,老子身上就起鸡皮疙瘩,与生俱来的恐惧感油然而生。尽管老子不哭叫了,但是,老子心里并不是真正的惧怕西家大院。那是因为老子哭叫了一个通宵,老子实在是哭叫不起来了。他娘的糟老头不是个东西,任凭老子哭叫,自己一个劲地鼾声如雷,双手紧扣。既然这些个人家半夜起来喊老子莫哭,老子总得找个台阶下去。

听糟老头讲,这六月六是你狗日的田家的结坑。既然是田家的结坑,那就是老子狗杂种的结坑。既然是结坑,有打得过的,有打不过的。

老子的爹娘就是没有打过。

糟老头叫老子一定要记住六月六。

记住就记住,你狗日的天天讲,时时讲,无时不在讲。口水沫子横飞,泪水开沟流。两只眼睛角角永不凋谢的有老子小手指大小的眼屎坨坨随风飘荡。

就是在糟老头天天讲,时时讲,无时不在讲,讲得老子眼冒金星,全身鼓起肌肉包包,讲得没有了头的田大,梦里飘来飘去,讲得一直被关在东海水牢里面的娘,伸着双手要抱老子,讲得“瘤巴子瘸子”拿起大刀要砍老子的小脑袋。

按照龙城人的讲法,老子就是二郎神下凡投胎。

二郎神的娘被玉皇大帝关了他娘的几百年。而这玉皇大帝就是通关三界的王,天下第一。二郎神尽管法术再高明,他始终斗不过他的舅舅玉皇大帝。通过糟老头的比三比四讲解,老子才明白这玉皇大帝关了二郎神的娘他的妹妹其目的就是他的妹妹二郎神的娘私自下凡与二郎神的爹睡了一觉有了二郎神。这可是触犯了天规,有损玉皇大帝天下第一王的威名,所以才有“二郎神”救母的传奇。

但是,尽管老子的娘私自下山与惹巴拉的田大睡了几觉才有了老子,老子认为,狗日的“瘤巴子瘸子舅舅”,你他娘的死要面子,学什么卵玉皇大帝,学也没有学像,竟然讲老子爹娘砍的砍头,沉水的沉水,这是哪门子事啊?老子即使要去学二郎神救母,更是难学啊。所以,“瘤巴子瘸子舅舅”,你狗日的无情,老子就无义,老子就按照遭老头的话去逮,逮死你个狗卵日的没有良心的东西。逮死你的日子不放在六月六,老子决定放在鬼节“七月半”。老子让你去黄泉路上被鬼魂野鬼打,骂,拽,踢,挑,刺。只要是人世间有的酷刑,老子相信这阴间也有,更何况是对待像你这样六亲不认,是非不明,无恶不作,坏事做尽了的大恶人。

糟老头的话就像他娘的果梨河的水,酉水河的浪花,生生不息。更像他娘的大灵山天天升起的阳光,也像龙城里里外外说来就来的狂风暴雨。这些自然现象早就成为老子骨子里面的添加剂。老子心里面深埋千年万年的那粒种子开始在阳光下,雨水里,糟老头永远不死的话语里,在龙城这个卵鬼地方破土而出。

这些个想法老子一直没有对西香讲。老子怕西香受不住。一个姑娘家家的老子不想让他知道得太多。这姑娘家知道多了就会犯神经。特别是一个男人的心事,如果被一个姑娘家知道得多了,透了,这个男人家就会他娘的一生中碌碌无为,手脚被袱,什么卵事情都干不了。

但是,这西香不是一般的姑娘。

她知道老子想糟老头。想糟老头的骂,想糟老头的手,想糟老头的怀,想糟老头的眼屎和糟老头的邋遢。

“你想去挖你就去挖,我相信糟老头不会怪罪你,你挖了,狗鼻子闻了,你再好好地把土盖上,猛哥,你真的要这样去做吗?”

“旺旺,旺旺,旺旺旺旺。”西香说这番话的时候,让老子欣慰地是小关这狗东西竟然也看穿了老子的心事。一个劲地在茶亭寺的堡堡上来回窜动。冲着老子挤眉弄眼,摇头摆尾。那架势是否很乐意老子去干挖别人坟的意思。

“挖。”老子语气果断,心意已决。“老子想糟老头。”

西香给老子备好香纸蜡烛,专门精挑细选了一把最牢实锄头和一件西家长工才穿的衣服。老子觉得姑娘家大大咧咧好些,如果这姑娘家细心了,你娘的不管什么男人,你他娘的在她面前就是白纸一张,清水一杯。老子任何想法,心事,都瞒不过西香的法眼。他找来的衣服就是老子以前穿过的衣服。那还是老子为它家放牛时候穿过的衣服。当时老子穿在身上,就像他娘的道士先生,左右双手都被衣袖遮盖,双脚踮起来他娘的衣服都还拖地大半截。老子看见西香在笑。西县长眯起眼睛望着老子,嘴巴憋起。斜眼看了看西香,再斜眼看看小丑般的老子,他狗日的背起双手走了。走了就走了,他狗日的边走还边轻声骂了一句“杂种,狗。”尽管声音很低,老子狗耳朵能够听见。就算不用耳朵,老子鼻子也会闻到这三个字,尽管西县长把三个字颠倒过来。

西香就找来一根麻绳,在老子腰上围一圈,又用剪刀将剩下的麻绳剪成两截,捆在老子的两只脚上,将衣服挽起扎在老子腰上的麻绳。然后蹲下身去,将老子的裤脚扎在脚上的麻神,一切就绪之后,笑眯眯地问老子:“舒服不?呵呵呵。”

老子当时觉得这卵大户人家的姑娘傻。但是,老子双腿跪倒在糟老头的坟前的时候,老子见到西香也跪下来,两只眼睛盯着我。老子觉得老子才是他娘的最傻狗杂种。甚至,老子觉得老子连狗都不如。老子不管纠结下去。老子必须马上干,老子只有见到了破大衣,亲近糟老头的魂灵,老子才觉得老子这么多年对待西香的态度所根植内心深处的愧疚之情才能得到释放,解脱,慰藉。

点上香,烧了纸,老子们三叩九拜之后,立起身来,一把握住锄头,“呸”地一声,老子挥汗如雨,泥土散发出诱人的芬芳,不到一会儿,糟老头棺木活生生的存现在老子,西香,小关的面前。

【长篇小说】龙城猛将5 - 橄榄梦 - 湘西有为创作室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