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西有为创作室

文学 政治 经济 正义 善良 大爱---网易名博

 
 
 

日志

 
 

【原创】梦幻桂林(第五章)  

2010-06-08 12:27:15|  分类: 长篇小说《梦幻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梦幻桂林(第五章)

我再次走进客厅的之后,并不忙于坐下,眼前大厅正上方高高挂着一副“花开富贵”的牡丹图,两侧这是两张行楷写就的对联,一张大型条桌摆在客厅的正位上,桌子上面还摆放着文房四宝,桌面还铺开着一张大楷一米五左右的宣纸,宣纸上面的墨迹还没有干,九马华山图的底色刚好完成,看来是老人正在进行中的作品。

三间房间,一间兰子的卧室,一间老人的卧室,另一间是父女的画室,整个空间无不散发着墨香的优雅和清新,给人一种身心放松的感觉。

老人走进他的房间抱出了一大坛子用各种药品沁泡的酒,红色的底蕴里,枸机子,山楂,大红枣,人参等珍贵物品在酒里荡来荡去,似乎在欢迎我这位远方漂泊而来的游子,心里不由升起一股暖流,兰子正在厨房里清洗碗筷,老人放下酒,笑呵呵地将一根凳子朝我推了推,傻小子,坐下,你看看我这酒,已经泡了三个年头了,今天还是第一次打开,你看这色泽,味道肯定很好。

老人边说边用毛巾擦拭了下被封住的瓶口,然后小心翼翼的启开瓶盖,突然间,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从鼻孔直接穿进胃里,我难免在口中转动了下舌头。

恩,好酒,泡了这么久的酒,早就已经是清醇可口了。

傻小子,你是有福气呢,我爸爸几次想打开来喝,都没有舍得,每次馋猫一样的,用胡子在酒瓶盖上闻个不停,这下可以如愿了,你来了,他就找到了打开这瓶酒的理由了。兰子把碗筷分别放在我们每个人的面前,又把菜往我和老人面前移动了下,然后提起酒勺,一勺一勺的往酒杯里斟酒。

哈哈,酒这东西是有灵性的,万事皆由缘,看来,我这个老头子在有生之年,还能交到一位好兄弟,这都是老天的安排,对我不薄的。老人笑着看着我。

大哥抬举我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想大哥是不对我期望太高了,今后,兄弟是不敢辜负。我不免为老人的爽直感动。

不会错,傻小子,我这把老骨头也是在世上走过了几十年,有句话不是说,阅人无数,我虽然不敢妄加评论,但是,兄弟,自打第一眼看你,我心里就感觉到了,人与人之间有种感觉,这种感觉很微妙,而且也很少遇,这就要看缘分了的。

来,我们边喝边聊。老人就举起酒杯,没有其它的客套话,就是反复地说,不要拘束,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说了很多理解在“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的道理。

兰子一边给我们夹菜,一边仔细的听着我们聊天,缘于老人的丰富人生经历和为人豪爽的性格,我们边喝酒边交流,从艺术的角度谈到文学,绘画,音乐,摄影,舞蹈等等相关联和内在并存,外在区别。兰子几次用眼神提醒老人,嘴里说了几句另我费思的话语。

兰子说,爸爸,你是不高兴得太早那,你就敢肯定是你要等的那个人那。

老人举起酒杯,看着我,然后笑着问我很多家里个人及事业方面的情况,我只对老人说,我从小爱好文学,是带着一个梦而远离家乡,炳着“跟着文学走天涯,带着杂志去流浪”的追求,就像一只候鸟一样,走走停停,像风像雨,为了这个梦,我失去很多,但是,也收获了很多。

你的网名是不是叫“橄榄梦”?兰子突然间问起我,我说是啊,我的网名就是叫橄榄梦那,怎么了,你平时喜欢去那些网站和论坛那?

哦。兰子做了个鬼脸,然后端起碗,低下头,筷子夹起菜放在嘴边,而嘴角露出一丝怪笑。

老人举起酒杯,示意我喝酒,然后就兴奋的说,你们湘西是个好地方呢,我去几次张家界和凤凰,当时也带着兰儿去写生,民风淳朴,自然风光美,是个好地方。。。。。。然后,老人就看着我,不再说什么。

是的,我们家乡的山都是因为险峻,挺拔,水因为清秀,人因为朴实,文化缘于千年的少数民族风情和民族文化为底蕴,我从小就崇拜沈从文他老人家传奇式的人生,欣赏黄永玉老人对艺术的执着追求,湘西因为这两位世纪老人,很多年轻的后生,带着梦想,从沱江出发,有的荣归故里,有的客死他乡,不管怎么样的一种精神状态和生存状态,这两位老人对湘西,乃至于世界都有深远的影响。。。。。。

吃菜,不要光记得喝酒。兰子给我夹了很多菜,又给他爸爸夹了菜,然后怪笑着看着我。

我说得不对吗?我望着兰子笑着问,是不我哪里说错俩那?

没有,你说的对,我听这些都听腻了。兰子说完就放下碗,然后看着老人。

老人就哈哈大笑起来,来,我们一起喝酒,不管她,小孩子不懂事。

谁说我不懂事那,别人早就把他博客里面翻个无数遍,他的一字一句甚至每篇文章,都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哼,说话和你一样的,道理说个没完,我是不就只有当你们学生的份?

兰子的话,隐隐约约让我想起了什么,突然间,我记起刚进她家的时候,兰子争着要为我拉箱子,被拉倒在地的时候,我的箱子稀里哗啦全部物品都散落在客厅里,兰子从地上夹起一本《橄榄梦》文学杂志的时候,就在脸上露出了一丝怪笑,看着我就哦哦的连哦几声,让我搞不清怎么回事情。现在想来,兰子肯定也是经常去我博客的作者之一,不然,她怎么一下子问起我那么多情况?不然的话,第一次见面就那么的亲切,就像分别多年再次重逢的老朋友呢?

我放下酒杯,看看老人,老人笑眯眯的看着我,然后,用手指指着兰子的鼻子,傻丫头,爸爸说得没有错吧?文贵如心,心生其文,文如其人,人表其文。你看他那个傻头傻脑的样子,不是他?又是谁?

老人的话,就像雨后的阳光,一扫我心灵天地中的阴云,晕倒,天下竟然有这么巧的事情,我高兴地一下站了起来,你们就是“父女”,“父女”的留名就是你们?晕,看来是天公故意这么安排。。。。。。我已经是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再加上一点酒后的思维活跃,老人也开心的笑了起来,兰子笑呵呵地看着我,嘴里就念叨着:

我没有想到,
你竟然来得这么快,
不经意间,
满山红花 ,遍野绿韵,
    我就接着兰子的诗句:

红的,黄的,紫的,
就连我心灵深处的那颗种子
已经是万紫千红,漫步江南了;
老人也站起来大声朗诵着:

你看呀,
是谁携一缕桃花的芬芳,
从柳姿婆娑的岸堤走来,
你听呀,
是谁弹奏那曲三月下扬州韵律,
拨弄两岸飞燕的舞姿翩翩?
请你告诉我,
又是谁的激情,
点燃我的胸膛,
抚摸我的心扉,
把一副丹青,
搁置眼帘!
    最后,我只听到兰子轻轻地念着:
春,我的爱人,
你真的来了吗?

话音落下的时候,我的眼前已经是朦胧一片,我的记忆中,好像满脸桃花的兰子扶着我上楼去的,也好像是老人不停地在耳边说,兄弟,我们再来喝一杯,高兴那,你大哥我今天高兴那,后来,我什么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兰子泪花闪烁的站在我的窗台轻轻吟诵那首《春》,站在我的窗台舞蹈着桂林的初夏,这个初夏,我醉得不省人事。。。。。。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