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西有为创作室

文学 政治 经济 正义 善良 大爱---网易名博

 
 
 

日志

 
 

起点首发[长篇小说】谁折断你飞翔的翅膀(第二部)  

2009-08-02 00:24:07|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梦和生哥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桂林市中心广场对面的餐馆,那一天,梦,生哥,飞豹都喝醉了,三兄弟一起又来到漓江岸边,谁也没有说话,望着漓江面上万盏灯火,来来往往得游客,城市的夜空中,处处荡漾着远方飘来的喧哗。

就是在这个地方,也就就是在这块石凳上,一年前,梦哥安排好网络二十几个人放假后,乔去了广东,彭武真,龙辉在无奈的情况下也离开了广西,后来,不知去向,耀哥和刘冬瓜也回到了家乡,即让梦头痛又让梦欣慰的是,冬哥的师傅清风怎么也不想离开广西,在临行的前一晚,梦和清风坐在石凳上聊了很久,清风望着梦说,我希望你能够留下来带我们一起做这个行业,我们现在虽然没有运作资金,我们可以边打工边做这个行业,彭武真和龙辉他们的确不是个东西,应该考虑到你的运作资金问题,你为网络付出那么多,如果不是你在整个网络撑着,这个网络早就垮掉了,从来宾,到A城,到北海,再到桂林,这一路走过来,我非常感谢兄弟你对我的照顾,如今,你要走,我也没有办法,我只想留在这里,等网络发展起来后,我一定请兄弟回来,我们一起把网络做大做强。

梦哥笑着说,你如果想去广州,我也为你安排好了,你直接去广州,乔会接你,假如,你还对行业有信心,俊哥也在桂林,我在北海的几个老朋友也在桂林来了,我走之前,我要把你介绍给他们,今后来了新人,他们会全力帮助你的,行业对于我来讲,我什么都看透了,行业是现实的,也是好行业,你对行业有信心,我支持你,你就好好的干吧。

     那天晚上,梦想到很多事情,一路走过来的事情,历历在目,从加入行业的哪一刻起,直到网络放假的那一刻,梦的心里已经没有了痛,没有了感伤,没有了牵肠挂肚,从没有过的释放,几年来,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愉悦,后来,梦就直接去了福建。走的时候,梦回望远去的山山水水,梦的心里始终有一个声音在说,梦哥,你还会回来的。

果然不出梦的预料,清风留在广西后,网络顺速的发展起来,为了报答梦对他一路走过来的照顾,清风把梦从福建邀请了过来,梦当时就拒绝了清风的请求,因为,梦在福建的课程马上就要开课,但是想到行业的艰辛,清风的网络慢慢壮大,行业里很多棘手的事情没有经历过,梦的心里一软,又从福建直接到达广西,又开始了连锁梦想的新一轮挑战。所以才有桂林与生哥的见面,才有以后的意想不到的苦难历程发生。

      梦第二天就去了南宁,临走时,梦给飞豹不断的打气,我们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不求任何人的理解,只要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就要坚持,就要努力,就要拼搏,不管结局是什么,自己对得起自己,人生短暂几十年,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只要做好一件事情,坚持不懈的去追求,去实现自己的梦想,这也许是事业信念需要的基础。

飞豹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梦,眼睛里流露出无限的希望之情,我会的,从你身上,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信心,看到了事业的艰辛和人生价值,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会麻烦梦哥的,我会打你电话的。

好的,梦哥拍了拍飞豹的肩膀,说,坚持!然后,转身走上车去,心中涌动着无限的激情。

人生中会遇到很多人,不能交心的人,只是认识的过客,能够交心的人,那才是知己,想到自己从事行业多年,能够在最困难的时期,还有这样的兄弟默默地支持和默默地关怀,为了共同的事业,能够共甘苦同患难,梦的心里,深感莫大的安慰。

南宁是广西的省会城市,也是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由于西部开发政策和国家一些特许的政策,近几年发展很快,街道干净整洁,绿化也很好,是全国有名的绿化生态城市。梦第一次到南宁的时候,是上经理去南宁复制,当时,所有上经理的人都在一家大酒店里见面,上面的高级业务员就给大家讲现实,鼓励信心,说国家的有关政策,记得敏姐听了高级业务员把行业很多实质性的事情复制下来后,敏姐的心一下掉进了冰窖里,她的思维总是朝坏的一方面去想,回家的路上,一直埋怨梦不应该把她叫到广西来,自己当初就不应该加入这个行业。

梦笑着说,你不来做这个行业,绝对会有其它人来做,就想一个比方一样,国家只是把这个行业投放在广西,当着一个工具来使用,也就是引进的四个目的,对于个人来讲,也是当作一个空间一个平台一个工具来用,一把刀,在好人的手里是为生活带来方便的工具,在坏人手里,也许就会成为凶器,所以,问题的本身,不是在于这个工具上,而是人民的观念和素质。我从承认,这个行业运行这么多年来,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那些事情,的发生,都是认为的把这个行业做坏了,所以,在社会上产生了不良的影响,我认为,每个人加入这个行业后,一切都按行规去做,不触犯国家的法律法规,不扰乱当地的社会治安,不打架斗殴,不偷不抢,谁会来找我们呢?

梦坐在车上,触目视线里不断跃进跃出的景物,回想过去的事情,恍如昨天,而事实事的变迁,一去不还的光阴,就象一条永不停止的河流,自己就象一个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过客,关键是在走过的日子里,自己在短短的一生中,究竟在后面的足迹里留下了什么?俗话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而自己选择的这个行业,早已背上了一些难听的骂名,但是,梦坚信,总有一天,这个行业会得到大众的认可,得到国家公开的推广,真正达到引进的四个目的。

梦和清风整整分开了一年,一年后的见面,让梦感慨万千,清风当初加入行业时,家境贫穷,站资格的钱,都还差1200多元,而自己又看懂了这个行业,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梦就和冬哥商量,冬哥给他垫上了所差的余款,对这件事情,清风在心里十分感谢冬哥,加之行业的艰辛,清风在发展上也存在很多困难,这个行业现实的是,没有发展就没有经济来源,没有经济来源,就没有做下去的保障,所以,在平时生活中特别要求下面的业务员一定要节约开支,清风是那种比较内向的人,从不说多话,在行业里,由于自己的处境,很是自卑.梦经常鼓励他,只要好好的适应环境,快速的学习,快速的成长,快速的把自己从外行到内行的转变,即使短暂时间不发展,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发展起来.而且,在平时生活中,梦从内心的区关心他,经常带一些面条,鸡蛋和水果之类的食品去看他,不时的给他一些零用钱,当着自己的亲兄弟来看待.

所以,一路走过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清风在行业里快速的发展起来,心态也很好,积极的在网络付出,深得其它业务员的好感,虽然没有发展,可行业赋予他的是由内到外的改变,这样,梦深感欣慰.而清风为了感谢梦一直以来的关照,所以在自己网络发展壮大后,又请梦来广西带领网络做大做强.

梦在心里由衷的希望这个行业的每一个合作伙伴都能够尽力去做,通过自己的努力,都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

梦坐在车上,思绪万千,豪华的大巴车缓缓进入江南车站的时候,梦透过车窗,老远看见清风和一个微胖的女人站在停车场,不断的张望,那个女人的影子跃入梦的实现的时候,梦的脑海突然感觉到这个身影,怎么这么熟悉?

乘务员站在门口不停的招呼着游客下车,梦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跟在游客身后,慢慢的向门口走去.

快到门口的时候,那个熟悉的女人笑着好到,老大,辛苦了,还认识我吧.

梦一眼看去,心里深感欣慰,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同乡,也是自己做安利事业时的推荐人的推荐人.

哎呀,原来是老师那,还是那么年轻漂亮,青春不减当年哈.

老大笑话我,老了,岁月不饶人啊,人生苦短,得知你要过来的消息后,我是非常高兴,早就听说你的大名,几年不见,老大是越来越有气质了.

梦以前做安利的时候称兰月为兰姐.所以,梦就说,兰姐,你也在这里,在武鸣的时候,就知道你也来行业了,那时的网络大,也很没有时间见面,没想到,我们今天在这里见面,,很好,几姊妹又可以在一起合作,不成功便成仁.

是的,这个行业这么现实,比你我能力差的人都成功了,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成功,何况现在你也过来了,经常听见风哥说起你.

说起我?梦边取行李边笑着说,是不在说我坏话?

那里有的事情那,谁不知道梦哥在网络里是有名的能人,能力强,肯付出,而且,做安利的时候,虽然,你进来的时候,我离开安利,但是,我早就听健哥说起你那.

哈哈,我相信清风不随便说,再则,我可没有干什么坏事情,那有什么说的呢?是不是?风哥?

都是说你好,兰姐没有等清风说话,就接过去接着说,一提起老大你,风哥就说,你在网络里的威信,很多人都愿意与你接触,都说你是哥好人.

哈哈,那些都是过去式.梦突然想到什么?就问道,风哥,你们怎么会在一起的呢?

风哥笑了笑,就说,说来话长,,我们先把行李放回住的地方,稍稍洗一下,洗了后,我们找个地方去吃饭.

好的.梦提起行李,就和风哥兰姐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梦和清风边看外面的景物边了接着这个地方的情况,很快,出租车转了几个弯,穿过几条街道,就到了风哥住的地方,梦走下车来,看看来来去去的行人,心里突然又涌动出一股回家的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