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西有为创作室

文学 政治 经济 正义 善良 大爱---网易名博

 
 
 

日志

 
 

泰戈尔抒情诗(1)  

2009-03-28 16:25:04|  分类: 艺术就是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超越轮回

 

千千万万个少女中,
我唯独爱上了你。
漂越无边的人海,
你我万世形影不离。
举目四望,处处
苏醒了勃勃生机,
大千世界上星布着
你我无始无终的欢聚。
我记不清碧空中
你我度过的似水流年,
繁星闪烁的柔光下,
你我曾优雅地荡秋千。
当阿斯万月的朝阳
照亮芊绵的绿野,
极目远眺,我胸中
涌溢抑止不住的快乐。
哑默的大地的深处
翻腾着奇妙的感情
我似乎清晰地听见
地壳无可言喻的心声。
在饱含活力的沃土里
你我度过漫长的岁月,
无数个秋阳的金光下
你我在片片草叶上摇曳。
我浏览的历史典籍
充斥悲喜的爱情故事——
感人肺腑的千古绝响
听起来是那么熟悉;
一首首古老的情歌
恍是我一幕幕记忆,
一直鲜为人知地
保存在某个宝库里,
几许在生命中默然阖眼,
几许在生命中睁大眼睛——
在先人们的生活里
你我的游戏从未歇停。
亿万年前的地球上
升起黎明的光辉时刻,
你不曾以旭日的霞光
丰富过我的生活?
我是在哪个美妙的清晨
在什么地方苏醒的?
你藏在我心里让我显身,
赋予我肉体的外在形式。
啊,悠悠往世,悠悠来世。
我的塑造永不停止,
超越生死,超越轮回,
你与我永不分离。

 

至高的德行

 

呵,贤妇,只要你愿意,
尽管将诗人的华丽歌词
丢在脚边;你终年醉心
于平淡无奇的家庭的乐音。
你不爱赞颂,我偏赞颂,
对你冰清的人格格外敬重。
你视而不见外人的追慕,
像一个忠顺勤快的女仆
服侍普普通通的一家人。
你那足以令王室的名声
成倍增加的手握着笤帚
日日清扫茅舍里的尘土。
这是你的高贵,你的光荣——
一切德行中至高的德行。

『本文由第一范文网www.DiYiFanWen.com整理,版权归原作者、原出处所有。』


记住我

 

记住我呀,即使我西去,
你我昔日的相爱有一天
成为被遗忘的一则轶事,
深埋在新颖生活的下面。
记住我呀,即使近在咫尺
新爱却变作历史掌故,
绝非倦眼所能望及——
像影子远远地落在身后。
记住我呀,即使你因此
独度的黄昏凄凉、悲切,
即使秋晨的家务突然中止,
即使春夜愉快的嬉戏完结。
记住我呀,即使回首往事
干涩的眼角没有泪水涌溢。

 


我的玉兰

 

你从何处像梦魂飘入我的心殿?
哦,我的玉兰!
“认识我吗?”在我不懂其语言的异邦,你开了口。
我的心儿望着你吟唱:“认识,认识,我的挚友。”
多少个清晨为我熟稔的笑容披露了你的心意:
“啊,我爱你!”
你从何处像离情注入我的心坎?
哦,我的玉兰!
我于是思念黄昏丛林里淅沥的雨声、
平原上梦一般徜徉的夏日的湿风。
夜雾浥湿的幽暗里轻漾着你的心迹:
“啊,我爱你!”
你从何处像伉俪的笃爱来到我面前?
哦,我的玉兰!
我于是怀想深夜窗口闪烁的灯光,
但不快乐,满腹悲哀,泪盈眼眶。
那一夜你的花环在我灵府表明心志:
“啊,我爱你!”
你送给我悠悠岁月的一声长叹,
哦,我的玉兰!
在我胸口压上跨越时代的重负——怅然眺望大路,
一次次走到门口,一次次退回沉默的孤屋。
你心中永盼的情笛吹出泪浣的真挚:
“啊,我爱你!”

 


萨玛

 

她的肌肤光润、黝黑,
一串珊瑚项链在颈上挂垂。
我惊奇地暗暗凝视。
娇柔的少女
磊磊大方,左顾右盼,
大大的眼圈涂着乌烟。
年龄与我相仿。
至今历历在目,那初逢的情状:
南门洞开,扁桃树梢浴于明丽的晨光。
嫩绿的密叶在淡蓝的天底下恬然舒张。
素雅的纱丽裹着她娇小的身材,
脚面上遮着褐色下摆,
圆匀的手腕戴一对金镯——
这相貌,仿佛在一个闲暇的中午
所读的小说中见过。她一声呼唤,
像上苍随随便便
在少年的梦中
布置可望不可即的蜃景。
她全身透溢的温柔
在我的心头
投下轻渺、可感的影子。
我鼓不起张口的勇气,
懊恼的心里轻轻嗟叹:
“她很远,离我很远很远,
像远处希里斯花的幽香一绺
渗进我幽深的灵魂的宫宇。”
一天做木偶戏:喜结良缘,
呈上了书写年庚的香笺。

应邀在场的观众欢笑、哗喧。
年幼的我天性腼腆,
默忍局促的折磨,虚度了黄昏。
记不清她给了我什么礼品,
只见她步履轻捷,忙忙碌碌,
褐色下摆绕着她曼舞。
乜视那夕晖是何等笨拙,
被她的金镯牢牢拘锁。
听着她轻柔的叮咛,
我回转卧室就寝,
时至午夜,心窝犹回荡着她的话音。
渐渐地
彼此间有了不拘礼节的熟悉。
她的乳名随后
流出了我的口。
疑虑烟消云散,
玩笑中进行着闲谈。
有时,缜密的恶作剧
招致佯装的生气;
有时,辛辣的嘲弄,刻薄的言词
掷给对方数日的忧郁;
有时,无根据的指责
犯下可爱的爽过;
有时,见她不用心梳妆,头发蓬乱,
忙于烹饪,不感到羞惭。
她那女性聪慧的强烈的骄矜
每每讥诮我男性固有的愚蠢。
有一回她说:“我会看手相。”
说罢细细端详我的手掌。
惊异地说:“你的禀性未打上爱的印记。”
我怅然,良久无语。
她不知触摩的真正奖赏
驳斥了谬误,证明了责怪的荒唐。
然而,始终难以铲除
不得心心相印的愁苦。
彬彬有礼的距离从未凋萎,
靠近只让人品尝靠不近的无穷苦味。
哀乐交汇的时日
伴残阳在西山坠逝。
暮春天空清澈的蔚蓝胶凝,
秋日的朗晴
在金黄的稻穗上吹响安息的唢呐,
载货的人生之舟在虚无的梦河缓慢进发。

期望

 

由于你我团圆在即,
怀里搂着世界的夜阑兴奋不眠,
一抹高歌的曙色推开东方的暗窗。
由于你我团圆在即,
天空布满明媚的阳光,
平野上处处飘荡着花香。
团圆的希望之舟
在无始的岁月之河上飘流。
世世代代的花卉
装满迎亲的花篮。
由于你我团圆在即,
宇宙间我的心灵
永远是自定终身的新娘打扮。

 


爱情的珍宝

 

哦,爱情的珍宝,
你将再现而暂时消失。
哦,爱情的珍宝,
我将重新获得你而暂时失掉你。
你不属于我的坎坷,
你属于我的永恒。
你浸在“瞬息”的长河中,
我寻找你胆战心惊。
你没有极终,
但你装扮成“虚无”,
隐藏了真实形体。
哦,用你的畅笑
揩干我离愁的泪水!

 


爱梦破了无法重做

 

心神迷恋艳姿的岁月,
梦魂萦绕情人的岁月,
已经溶入历史。
而今恬静的向往
开在心空的叶盘上。
一抹柔光
照洁我的生活。
青春甜蜜、灿烂的爱梦
破了无法重做。
然而难以忘怀的女神
画的一幅幅初恋
仍在心里
染绿我回忆的荒原。
女神似一绺芳香
消失于瞬息,
恰如春日晚梦
醒来痕迹不见。
劳顿的暮年之流上,
没有、再没有晨光延展。

 

来去

 

爱情曾经来临,
脚步儿那么轻,
像一个缥缈的梦,
我未给它落坐的交椅。
当爱情启门离去,
我听见了响声,
急转身呼叫着奔寻。
那五体无形的梦,
消逝在暮蔼中,
悠远的路上
它擎举的华灯,
望去是殷红的蜃景。
寂园1940.4

 

爱神焚烧之前

 

你曾有形体巡行天地,
焚烧后无形的爱神!
香风吹拂花辇上的旌旗,
女郎叩拜,伏身路尘。
无忧花、夹竹桃、金色花从锦囊掏出,
少男少女撒在你过往的道上——
芳香如淳醴溢出帕古尔花簇,
心中放射旭日的光芒。
黄昏,处子们汇集你肃静的庙宇,
小心谨慎点燃灯烛,
悄悄以花苞制作箭矢,
装满你罄空的箭壶。
丹墀上坐着少年诗人,
用琵琶入迷地弹唱,
成双的麋鹿,作对的虎群
怯生生谛听窥望。
你含笑收拾弩弓,痴情慌乱的娇媛
哀求着匍匐你足旁。
出于好奇偷窃你五支花箭,
兴奋不已,抚弄玩赏。
绿草如茵透散温馨,
你筋疲力尽,沉入睡乡。
娇娥含羞摇醒你煞费苦心,
足上的铃儿响叮当。
林径上走来头顶水罐的情人。
暗处你猛射一支花箭,
水罐坠入朱木那河,略一失神,
她神色惊慌左顾右盼。
你掉花舟上前,开怀大笑。
姑娘省悟,面颊绯红,
下河泼水,装做气恼,
咯咯笑起来,见你发窘。
皓月复高悬,夜色何迷人,
素馨花蕾今又缀满高枝,
南风吹醉了河滨,
少女在树下梳理发丝。
寂静的岸边情人遥相招呼,

离别之河流淌其间;
隐痛迸发的思妇呼喊征夫,
哭诉哀切的思念。
来吧,爱神!恢复形体,恋人的发髻上,
挂上清香的野花花环。
来吧,轻手轻脚步入洞房,
走进柔和的光线。
来吧,以机敏甘美的笑容闪电般
惊喜少女的心,
以神灵细腻温柔的触摸沉醉人寰,
万千人家,焕然一新。

 


爱神焚烧之后

 

湿婆,你第三只眼喷火烧死爱神,
宇宙间遍撒他的骨灰,
风中嗟叹着他的孤魂,
天空落下他霏霏的泪。
罗蒂的悲歌在世界回响,
四面八方伤感呜咽,
法尔衮月,不知触到谁的目光,
大地陡然惊悖、昏厥。
所以今日言说不清是何愁闷
在心弦上跳跃颤栗。
少女们苦苦思索,如何偕同神仙、俗人
亲切宽慰遗孀罗蒂。
帕古尔树叶簌簌低语着什么?
蜜蜂为何嗡嘤个不停?
涧水奔流去解除谁的干渴?
向日葵仰首忆恋哪个情人?
我看见,月色中浮动着谁的罗裳,
宁静的蓝天里谁睁着眼睛;
我看见,日光的白纱蒙着谁的面庞,
谁的纤足没入丰柔的草丛。
谁的触摩过的花魂
如藤蔓正攀援心扉——
湿婆,你第三只眼喷火烧死爱神,
宇宙间遍撒他的骨灰。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